FC2ブログ
[极道2龙隼]无题 by fin 
2006 / 05 / 09 ( Tue )  13:00
小田切龙的记性一向很好.
所以至今他也能准确描绘出那一天的情形.

*****************************************************************
午后春日,明媚而些许倦怠.

天空清丽,地面也挺干净,即便没有遮蔽物也不会炎热,能听到的只有和风掠过耳畔和远处飞鸟轻拍双翼的声音---学校的天台,一如既往地适合翘课瞌睡.

比起和小武小土他们一同去草坪上疯玩打闹,龙还是更喜欢安安静静待在这里会周公.

"真是孤僻的老头子!!"

如果被那家伙看到,一定又会这么大声嚷嚷.

就算闭着双眸也能轻易想像出对方紧蹇眉头极不认同的模样.本尊在的话,大概早已一拳上来然后拎着自己的领子就往外冲了吧.

一贯冷冽抿起的嘴角忍不住稍稍上翘.

却又慌忙复原.

在心中轻叹一声, 缓缓睁开的眼瞳中流露出了少年难得一见的迷茫.


先天的性格和后天的家庭因素,造就了他比同龄人更为老成多虑的心性,也因此,这种在外人看来相当难得的、于短短数个月间迅速缔结下的所谓同窗情谊, 反而带给他一丝莫名的怅然和慌乱.


课桌硬被挪到了和另几个并排的新位置,恶作剧捉弄教员时有了合作密谋的对象,和再多人打架也不必顾虑背后遭袭,受伤了有人会笨手笨脚地为他包扎...

不再远观,而是身在其中.他曾不屑一顾的东西,现在正充斥着他的生活.

这一切是那么新鲜.

却也同样危险.


一直独自行走的人或许孤独,但不会落寞,只有当体验过与人同行的快乐却又再次失去后,才会真正感到无法忍受的寂寥.

他原是固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远远伫立在喧嚣之外的.

但现在,似乎正有人渐渐入侵这人烟稀少之处,并驻足流连.

大摇大摆,肆无忌惮,鲁莽又强硬.

不容拒绝.不可忽视.

再不肯离去.


脑海中闪现过几张差不多天天厮混在一起的年轻面孔,最后不意外地凝固在了那个毛茸茸的脑袋上.

龙眯了眯眼. 即使直视也不会被灼伤的阳光,一如那个人的笑颜.


矢吹隼人.


他默念着这几个音节, 又一次体会到了某种神经质的宿命感.

这个地球上,有多少人能和他一样,遇见一个和自己如此相似又相反的人呢?

不断发现交集点的同时也越来越清晰地看到彼此之间完全不同的特质. 而不论是哪一边都没有冲突、能够毫无芥蒂地相处这一点,恐怕最诧异的,就是龙本身了.

从最初的不打不相识,到现在无需言语的默契,当龙发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竟已习惯站在那个人身边, 习惯了附和嘲弄玩笑打闹,习惯了种种从前不存在也无法想像的习惯时, 心底滋生出的那根状似友情的藤蔓,悄悄地长出了名为挫败和警的小小利刺.

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东西,所以明明一个人也可以的.为什么要闯进来.为什么让他们,让他,轻易地闯了进来.
---但现在这样确实更开心.自欺欺人很无聊.顺应本能及时行乐而已.

不曾拥有就不会失去. 就不会浪费时间去怀念.因为总是要分开的.不是么,小田切家的龙-少-爷.
---不要象个怀春的女人斤斤计较. 这不是肥8点档. 只是普通的狗肉朋友.日后..忘便忘了罢.

你看,就算不是文艺青年也还是会在某个特定时刻纠结了满腔文艺,归罪于到底尚未完全成熟的心智或是这看似温和无害实则躁动不安的春天,表面上冷静沉稳的龙在闷声不吭地打了一肚子死结后,终于对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这团线采取了相对鸵鸟的做法。

象现在这样, 没必要非在一起的时候,就分开.慢慢地,下意识地保持距离.不咸不淡,不亲不疏的距离.3年很快就会过去,到了毕业典礼或是在那之前就变成视而不见,见而不识的关系也说不定.

这样最好.

对谁都好.

***********************************************************************
直到很久以后, 龙才渐渐明白自己当时是因为潜意识预感到了那种危险的本质所以本能地选择退避.

用提前扼杀的方式来确定一切不确定因素. 这似乎是他的个性中最为消极,或者从另一个层面来看相当残酷的一面.

只是现下他还不懂,很多事情,扼杀无能.

而等他彻底懂得的那时,也已经完全没有了退避的可能.
***********************************************************************

堪堪坠入梦乡之际,龙听到有人打开了通往天台的那道生锈的铁门.嘎吱一声, 很刺耳. 龙皱了皱眉, 却连眼皮也没有抬起. 他现在困倦得很,只祈祷来者能识相地保持适当安静.

结果上帝明显也在瞌睡.

"阿~~果然~~还是这里舒服~小土他们太吵了拉~~>___<~~"

就算是一个人自说自话也绝对不会减小音量.

"OKOK~~接下来就在这里好好睡上一觉吧~~睡觉睡觉~睡觉最高~~XDDDD~~"

即便是最普通的小事也会被兴高采烈地说成非常幸福的样子.

"也也?!!!从这里看过去....好蓝的天~~好漂亮的云~ \\^O^// ~~"

分明是看过不知几回的景致, 却还是象孩子一样不吝啬赞美.


龙不得不用手盖住脸.虽然从对方的角度是看不到躺在台阶外侧的自己的,但怎么说强忍着不笑的模样也委实诡异了点.

矢吹隼人....真是奇特的家伙.

反正睡不着了.搔搔头, 象是放弃了一样, 龙慢慢坐起身,倚靠在冰凉的台阶上,侧过头,看着隼人轻松越过铁丝网,侧身跨坐在了最外围的墙边,

来回踢着脚,一边抬头看蓝天白云.

基于某种同样奇特的默契,不用仔细望过去龙也能肯定他在笑. 灿烂而自然的笑容.

龙收回了视线,低下头.

这样的笑容, 是龙所缺乏的. 但, 也并不是他所向往拥有的.

不存在什么冰封的心需要阳光的照耀之类夸张的说法, 也不会掠夺或被掠夺些什么, 他们都是极其独立的个体,在友情这杆秤上,始终处于对等的地位.

所以有那样笑容的,就他一个便好了.

所以就这样吧. 你笑你的,我看我的. 你笑得开心, 我看得淡然. 你的介入你的善意我会妥善处理,但是我不会再试图进一步了解你,也不会再改变什么.

就算是, 为了今后形同陌路时不那么痛,而未雨绸缪.

仿佛嘲笑自己一般, 龙咧了咧嘴角, 重新闭上眼, 用暗隔绝了感官.

就这样吧.

他如此想道.

***********************************************************************
那歌声响起时, 龙差点以为是幻听.

最初风有些大, 显得声音忽轻忽重, 象是从遥远的彼方飘过来似的, 过了会风止后才逐渐清晰起来.

一开始是哼着的连续音符, 大概在模拟着伴奏, 然后开始配上词.间或还有脚尖打着拍子的哒哒声.

节奏不是特别快, 旋律也挺简单, 以一种温柔的方式偶尔重复着. 音域跨度一般, 属于朗朗上口的类型.

少年的嗓音透着青涩, 时而清朗时而磁性, 尾音轻颤, 软软的, 听着象是在心底挠了一把痒痒的感觉.


龙的MD里, 录着许多比这首更刺激更丽更唯美的歌, 也领略过无数技巧更成熟嗓音更圆润或更有爆发力的歌喉,所以一开始, 他只是半耷拉着眼皮,想着"哟,真难得"而探头看了过去.

结果, 便僵在了那里.


少年依旧坐在墙头上, 只是换了两脚向内,伸直踏在天台上, 双手反撑在身旁, 面对着龙, 身体后倾, 几乎悬空.

他高高地仰起头, 白皙的颈子弯成柔软的弧度, 双目紧闭, 略皱着眉, 一遍又一遍地大声歌唱着. 高潮部分时他腾出一只手,攥紧了胸口,象是要将身体内所有的空气都尽力迸发出来一样.

阳光下, 那一头乱蓬蓬的棕发随着旋律轻轻飘动又落下, 闪烁着细碎的金色, 非常耀眼; 汗水悄悄凝聚,额头晶亮;身体一晃一晃的, 嘴唇张张合合, 即使隔着一层铁丝网也能清楚看到他的表情.

那么用力, 那么宁静, 那么虔诚, 那么纯粹.

他头顶是宽广无垠的碧空, 他背后是繁华浮躁的城市.

风起又止, 日明又暗, 他丝毫不在意.

没有听众, 没有舞台, 他同样不介怀.

他就在那里, 随意自然, 象初降人世的婴儿, 用最纯的声音和天地对唱, 以最真的灵魂放声高歌.

那个说话做事常常脱线的隼人, 那个脑筋转得还不如拳头快的隼人, 那个上一刻还在恶狠狠揍人下一秒就忙不迭地拽着自己大叫"条子来了快闪人阿~~"还边跑边乱笑的隼人, 那个除了射飞镖玩桌球捉弄老师或打架时会比较正经外从不认真去做什么事的隼人, 现在,此刻, 正认真无比地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 仿佛这世间的其他万物,统统不存在了一样.

不是在KTV和小武他们乱抢话筒吵吵闹闹的嘈杂,也不是结束一场恶斗后游荡在路边时的搞怪嘶吼, 每一个音符都被很好的对待着, 从身体内部酝酿至喉咙口再被悠悠地吐露出来, 或许不是那么技巧满分, 却如此透明而澄净, 高高低低浅浅深深,象一层胶质将听者轻柔安静地包裹在里面, 似乎可以直接一路触摸到那隐藏在心底和灵魂深处的源头.

美好如同一幅延续了千年的画.


龙呆呆地看着, 脖子拧得酸了腿别得麻了也没有动弹.

惊讶了?感动了?

...有一点吧.这个截然不同充满感性的隼人...不管是谁看到了下巴都会掉一地的.

龙知道自己应该把这个场面当成笑话来看,然后在某次调侃中不冷不热地拿出来嘲弄一番,或许会在大家好奇和惊异的目光中被隼人红着脸半真半假地打上几拳,或许不会.

再然后就可以丢弃. 等待着在未来某个伤春悲秋的日子里再重新被装模作样地拾起.

所以为什么这么介意呢. 这么普通的,少年在空寂的天台上唱着歌的一幕.

插在裤袋中的手,无意识地捏紧了.

骗谁呢.

他所愣怔而对的,不仅仅是这个平日里看上去粗鲁强硬的少年所无意间展现的温柔和细腻,更多的是自己想要将这种温柔和细腻一探究竟的瞬间上涌、强烈到难以置信的冲动.

或者说欲望.

到底是怎样的?名为矢吹隼人的这个家伙.除了那些表象之外,还有多少内在是他所不了解的?

犀利的耍宝的热血的温柔的....似乎没有底线.

如果..如果彼此的关系继续深入下去...是不是还能发现对方更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是不是还能看到更多这样美好的景致?

....是不是...能找到不用花费心思渐渐疏离的理由? 能拥有某些....值得冒险尝试、不必担心会失去或遗忘的东西?


阳光渐渐暗淡, 龙那狭长的眸子中却有什么东西越发明亮了起来. 他抿紧了薄薄的唇, 继续聆听似泉水流淌的歌声,和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

***********************************************************************
龙的记性一向很好.
但是他却记不得那天听隼人唱了多久的歌.

短暂如一瞬, 却又长久似一生.

所以多年后, 在一个同样明媚的春日, 当隼人腆着脸问他用了多长时间爱上自己时,他只能笑着拥对方入怀,一边考虑该怎么告诉他关于一个笨蛋曾经想要退缩逃离、却还是抵制不了被另一个笨蛋所吸引、最终彻底沦陷的故事...

很多事情, 确实从一开始便扼杀无能.

所幸的是, 如今才真正体认到这一点的自己,手中满满的,已是进取所得的幸福,而非退避之后的遗憾。

-----------------------------------------------------------------------------------------------------------

矢吹隼人的记性一向欠佳.
所以他怎么也想不起那到底是哪一年哪一月.
***********************************************************************

只知道是个非常非常美的夏夜。

雨后的空气清新而静谧, 没有月亮的星空同样璀璨, 窗外的树叶被夜风吹的摇曳不止, 似乎可以听见有人家的风铃在丁冬作响.

连啤酒也变得格外好味呢.

大大咧咧地歪在阳台的躺椅上,晃着所剩无几的啤酒罐,隼人满足地吁了口气. 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转头朝房间里喊道:

"喂,你收拾完了没阿~~ 今天的夜色超~~棒, 不看可惜哦~~XDDD"

如果是体贴的情人,这种时候就应该从厨房里探出头温柔地微笑,再用更加温柔的声音说着"亲爱的~我马上就过来哦~~"或者干脆穿着可爱的围裙直接跑过来吧....

没有遇到某个人之前,隼人曾经这么幻想过和恋人一起生活的甜蜜场景.

而遇到某个人之后的现在...

"再等一会.洗碗机好像有些故障.还有,你喝得慢一点."

意料之中的平淡口吻, 不要说什么可爱的笑容, 飘过来的声音简洁明了, 连个起伏都听不太出来.

所以说..............男人就是无趣阿=___________________=+

切....反正也不是刚认识那家伙...都这么多年了...

撇了撇嘴,并没怎么特别在意、但也有点赌气似地几口灌完剩余的啤酒,打了几个小小的酒嗝后,隼人把空罐头放到一旁,然后在躺椅上伸了个懒腰.

真是舒服的天气呐....

浑身象是被凉爽的夜风所包围住的隼人,在完全忘却适才的小郁闷后,即将和睡神相会的前一刻, 突然察觉到了某种源自内心深处的久违的冲动.

有点...想唱歌呢.

还没到深夜,所以应该不会很影响邻居吧....但是..好像总有些不太礼貌..说不定会被认为是奇怪的欧吉桑...哈哈

即使已在社会上历练多年,为人处事都有了--用龙的话来说--长足的进步, 但在某些方面依旧保持着想做就做极其率真的少年禀性; 尽管偶尔也会被念叨, 但是每每看到龙那无可奈何又宠溺的表情, 就忍不住心情大好呢~~

想着说不定等下能看到趿着拖鞋皱着眉头匆忙来的龙,隼人高高兴兴地睁开了眼睛, 沾染些许啤酒泡沫的嘴唇也弯成了带着小小坏心的角度.

MA..反正龙也应该没有听过我很认真地唱歌吧...哼哼哼,就让他大吃一惊好了~~

映出漫天碎钻的色瞳孔滴溜溜地转来转去,隼人在脑海中搜索着久未碰触的关于音乐的记忆库.

上次在KTV和同事唱过的那个..哎呀歌词没记住多少阿...这个的话,又太老土了拉...

寻寻觅觅间, 有一支驻留在遥远的时之彼端的旋律, 倏地穿越经年累月的云雾,轻轻巧巧跳到了面前.

阿,就那个吧.

还是个小鬼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觉得意外地合胃口的歌.尽管现在好像连名字也忘得差不多了, 但旋律也好歌词也好, 记得当时的自己都很中意. 虽然是描绘爱情的曲子,却也唱给过病中的妈妈听. 那时, 妈妈还笑着说了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听你唱这首歌,就觉得非常幸福..呐,隼人,你也觉得很快乐吧? 那么,以后也试着继续唱这首歌吧, 如果你感到特别幸福的话..."

温柔又慈祥的妈妈, 此刻大概正和这些星星一起望着自己吧.

没错, 即便在天上, 她也一定是最美丽最漂亮的那颗.

他静静地微笑着, 眼角有些湿润.


恩, 我现在就很幸福哦, 妈妈. 就算是个不怎么浪漫、偶尔又很固执冷淡的家伙, 但是, 和他在一起的话...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吧.


闭着双眼清了清嗓子, 隼人没费什么力就将那些熟悉又陌生的音符在脑海中迅速理顺, 然后张口唱了出来.

最初几个小节稍嫌生涩,接着便渐渐流畅起来.

吸气,吐气,压低,颤音,拔高,滑音...

以业余水准来说相当出色的演绎技巧, 不复青涩的声线在夜空中听来更具磁性, 但对于这些根本不在意的隼人,只是享受着那种可以全身心沉浸于其中的纯粹.

没有杂念, 旁若无物.

把心敞开, 把一切都释放出来的畅快和欣喜.

全无防备的柔软.

这也是为什么他很少在人前认真唱歌的原因.

如此真实而赤裸的自己, 是只能展现给特定的人看的吧.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也是挺寂寞的呢....


思绪才稍稍转了个弯, 毫无预兆的,他便清清楚楚地听见了房间里传来另一把声音, 在哼同一个旋律。

清冽的, 略哑的, 温柔的.

没有唱词,只是简单地低吟. 同样不再年轻的嗓子,内敛而沉稳, 和着自己的声音,高低行走从容默契,层次分明却又浑然一体.

仿佛亘古如是的不可分离.





不去问为何第一次听就能这么熟练地跟下来.

不去揶愉原来很少唱歌的他也挺有两把刷子.

只是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唱着. 即使鼻子酸酸的, 眼睛胀胀的,声音颤颤的, 也要唱下去.

不敢睁眼, 不想打断.

因为快乐得几乎要落泪, 因为想将这绵长悠远的和声持续至永恒.

因为终于知道,连同最柔软的部分在内都可以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某个人, 他会全力承接好好收起小心呵护, 再不用担心, 再不必害怕, 再不会寂寞.





如果我感到特别幸福, 那或许就是因为身边有你能带给我幸福.

就像我也是你的幸福一样.

***********************************************************************
矢吹隼人的记性一向欠佳.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会遗忘这个夏夜.

不会遗忘看到龙最后果然趿着拖鞋皱着眉头走过来时自己夹带着泪光的大笑, 不会遗忘那与他的歌喉一样好听的关于当心着凉少喝酒的小小嘀咕, 不会遗忘他给赖着不肯起来的自己盖上薄毯时掠过耳畔的手指的温凉.

纵使年华老去, 隼人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夏夜--他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而龙, 轻声地和.

-----------------------------------------------------------------


我转 * Com(4) * Tb(0) * page top↑ * [Edit]
理解偏差 
2006 / 05 / 05 ( Fri )  13:27
demo,好久么更,精力都用在qq和xq蹲架上去了orz
想到什么说什么,望天
今天寝室那位姐姐动身到上海去,参加培训,50天后回来吃散伙饭
毕业阿,分开阿,一下就有了实感
一大帮人各奔前程,乱伤感一把
对面铺上的人开始学那些花儿
散落在天涯散落在天涯
demo
我想自己是个堪比恐龙的人
反射弧比长颈龙还长,刺激传送速度比草龙还慢,运动器什么时候能动弹比中国股市还难以预测
明明还可以笑着跳着微笑着说再见
背转身,回忆回忆,好像一秒一秒叠加起想念的心情
不知道多久之后
半夜醒过来,泪流满面
这是后话
这份跟她完全在不同波段上跳动的心情,能否有共鸣,能否接收到,我想在一个大的时间段上来说,一定有的。一辈子,嗯嗯,歪头笑。
看到xq上有人在求八小红fh论,48度烫伤阿,领带时间啊,dbs座长阿之类的。
其实我也犯傻,所谓当局者谜,以我对小红那中毒的程度,zenzen是么能耐客观的评价他什么东西,连水桶腰都说好帅好美好可爱了,还要我怎么样,摊手。
原来想最了解自己的就是对手,还想借助kame饭的眼光来客观评价小红。身边的kame饭朋友说的最多的就是可爱和傻。我想这是因为他们对胖子和我有爱才这样的。客观说,口头上我糟踏起胖子来还比较厉害orz。某种意义上,我是个独占心很强的小朋友,对于某种东西只能由我自己或我认同的人作某种事拥有非常深的执念。如果有谁打破了,一定得要还回来才行= =+
快接近于无理取闹的地步,默一下。
其他各门派的,反正屁股决定头脑,那评价更是五花八门形形色色。只不过我对某流派实在觉得娱乐被这样娱乐了的我也够无聊,默
比如说同样是苹果翻译的repo,领带就是谢谢翻译及时让大家认识到某仁的真面目原来如此阴险毒辣;举牌就是人家招摇撞骗乱翻译kamechan明明是最坚强的
比如说同样是领带,我儿子就是故意难堪kame引导观众舆论陷动物于性向困境,我女儿就是提起话头引胖出洞最后英雄救美。
比如说同样是ttun4成员,前面还是小动物的哥哥弟弟姐姐朋友呵护备至合伙地址我们家胖子对kame的残害;后面就是个顶个的性格懒散随意任性在动物最艰难的时刻摆脸色使绊子。
比如同样是火腿,前面是演艺事业开展不顺要搭他们家那只顺风车还厚脸皮要个特别出演的名号,后面就是强大的完美的bc舞台已经玩腻了的对动物拥有闷骚爱意的有着浪漫温馨的温泉约定的
比如说同样是袖章,前面是小动物以kt为重任何时候的宣番都是敬业的工作的强撑的,后面就是动物那时候是真心的微笑自在的得意因为脱离kt那帮混账能够呼吸新鲜空气
嗯嗯,还有很多比如说,懒得继续举
该说是什么呢?双重标准?这个是人家用来形容ao的,不能剽窃不能剽窃
或许蜕变比较好?毕竟人家那是与时俱进的,是勇敢向前的,是向着完美之路奋发图强的,指
另外说道24h,泪了,我才发现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喜爷爷的脑袋
喜爷爷说这是kt的节目,但是主题却是kamechan的solo曲目
喜爷爷说这是kt的节目,但是amigo袖章也会献身
我猜喜爷爷是要宣传kt的专辑和单曲
但是为什么这两首歌根本就是sa的amigo那碟里的
喜老爷喜大爷,您老直接说您到底要咋样
猜测您那意思实在费脑袋,抱头
话说回来,我特想咱家胖子去跑马拉松了
以他那性子,断不会丢脸在半途罢跑的,所有这样说的都是坏人!
小样一定会从现在开始锻炼的
完美身材指日可待,指
小样,你什么时候能出裸写啊,姐姐我烧钱
殴,被wu刺激到的某
胖子以后拍照的时候记得送红包啊,泪


Honey&Clover * Com(3) * Tb(0) * page top↑ * [Edit]
[仁/圣]假打 
2006 / 05 / 01 ( Mon )  21:36
送给苹果,算是正式的生日礼物
送给流,那个啥,儿女乱伦文终于憋出来了
送给落,偶绵两的好女儿,真tm的可爱
送给fin,那个艳情版我闷不出来了。这个放开恶搞版希望你喜欢哈
一文多送,我底气不足orz
嗯,其他人慎入
最近我有点抽风,看了恶心的禁殴打= =
补充一下:如果身边有会说四川话的同学,可以叫他们帮忙配下音,殴
我说 * Com(6) * Tb(0) * page top↑ * [Edit]
似是绝境 
2006 / 05 / 01 ( Mon )  01:27
去年一位姐姐的日志名称
曾经一直看着她有时更新
满满的辛苦坚强而不弃希望
也受到她的一些提点和建议
衷心感谢

今天终究又断了自己一条后路

逼入险地
我奋 * Com(0) * Tb(0) * page top↑ * [Edit]
苹果苹果 
2006 / 04 / 29 ( Sat )  21:51
苹果亲爱的,生日快乐哈
那份礼物不知道你满不满意,闷笑
再次重申,我就一打下手的
所以你要怎样sm幕后那两位
我都会好好喝茶在旁边看><
Honey&Clover * Com(2) * Tb(0) * page top↑ * [Edit]
プロフィール

CARE

Author:CARE
自分を信じて

最近の記事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Tip Comment
  • 08/13:care

  • 08/09:vb

  • 08/06:fin

  • 06/22:fanhua

  • 06/18:loki

  • 06/14:蓝

  • 06/04:流一

メールフォーム

名前:
メール:
件名:
本文: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リン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