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kat-tun六成员声音特性和演唱风格小考(赤西篇)by横塘 
2005 / 08 / 02 ( Tue )  22:54
发现似乎只有在深夜里写东西才会觉得安心。



而且一系列准备工作还真是大阵仗:关闭门窗,打开空调,插好移动硬盘、dvd光驱,打开硬盘目录(一共要开四个窗口,分别是C盘,D盘,移动硬盘、光驱盘),打开word文档。。。深呼吸一口,开始码字。听起来实在是比较像科研而不是娱乐,但是我偏偏自得其乐^_^



写到仁的歌声,竟然不是向往的感觉,而是有些害怕这个自己给自己安排的任务。算了,先看看以往的视频沉淀一下感觉吧。



Jin的声音很含糊。含糊得几乎不可能不温柔。他在kat-tun合唱的歌曲中往往是唱第一句的人,形成的效果就是,在一片前奏音乐当中,隐隐约约依依杳杳地浮现出一脉声音,很细致很柔和地,如烟雾笼罩在黎明片刻的海上,让人有种想去拨开这层不确定的声音到更深处看个究竟的欲望。基本上kattun唱的大多数柔情系的歌曲,开篇都是这样的模式,非常的温柔,颇有欲言还止的朦胧感;像我个人极喜欢的但是到现在连中文名都搞不清楚的他和kame合唱的《コパルトブル》,经典的《precious one》,《my angel,you are angel》,都是由仁梦幻般浅吟低唱地开始的。这里完全不能避开不谈kame的歌声,因为这两个几乎永远成对出现的声音实在太具有配合感了,如果只能用一个词去形容他们各自的歌声,我自认“确凿”和“含糊”算是比较精确的了,而这天生是一对多么整齐的反义词。仁的缥缈温存的第一句之后,总是有kame一击即中的声音唱响第二句,感觉类似黎明的海上出现了太阳,或是拨开了迷雾看到了更深的风景。这样看来在我的心里,对这两人的演唱分工的认识,原来不是“一唱一和”也不是“简单重复”,而是“递进加强”呢。



仁这样温柔含糊的声音要撑起独唱,其实是有些让人不放心的,总是觉得他声音不够厚,如同空中楼阁,有立体感却不真实,很动人但缺根基。但似乎,他唱过的独唱歌曲都实在被他演绎得不错。这一方面是唱功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他选歌的功夫做得很到位。我个人觉得已经快要到天人合一的他的一首独唱是《hesitate》,事实上我多次聆听后已经觉得,光看这首歌的歌名,都无论如何该给jin唱,而且他无论如何都会唱得好。因为,他的声音就是充满着犹豫的元素呢,喜欢用剪不断理还乱的颤音,有弱弱的,如同犹疑不决的低音,长长的拖音中如同饱含着恳求和哀怨,唱腔婉转吐气隐约。这首歌的前奏音乐完全没有很重的声音,键盘的声音轻柔得若有若无,然后仁一开口,仍然是轻柔得若有若无的声音,整个世界愁思弥漫,俨然已经被感染了hesitate的气氛,竟径自就会惆怅起来。听他的《care》,简单的吉他前奏之后,只剩鼓点伴着他的声音,慵懒而自在,洒脱而自然,听着就觉得懒洋洋加暖洋洋的,觉得这样的温柔真好,如低温熨斗细细推过心头。



他的几首独唱里面,我从来不很满意的是高音部分(众fan不要拍桌子,我知道我可能有点前后矛盾,不过还是请大家看完我后面几段对他高音的全面分析),问题正在于上面提到的“空中楼阁”式的嗓音,他的高音处于没有支撑没有基础的状态,所以听起来有些虚,很容易混乱,而且容易传递一种烦躁的感觉,所以基本上他solo的副歌部分(一般处于高音音域)第一遍听起来感觉还好,但第二第三次反复的时候就会觉得有些破破的,毛毛躁躁的(个人觉得这个问题比较严重的是《紫》那首歌)。这个问题牵扯到基本音色,单纯的技巧运用应该是无法解决的,所以我看不到根治的希望;仁的处理方法似乎是在solo高音区比较多地使用带摇滚元素的唱腔,故意制造嘶哑感和撕裂感,而这样做的效果不错,很有风味。但在这里我一边写一边考古探今地找来各个年代仁唱各首歌的视频,开始否定自己关于他声音缺少根基的论断,因为从很多歌曲的表现来看,他似乎是有能力把自己的声音捏在一起成为比较具有主线的声音的,比如《my angel,you are angel》里面的高音,比如《想你的时候》里面的副歌部分,又比如海贼帆里《moon river》的整首,这种节奏缓慢的歌曲里他似乎都没有用他快歌里常见的破裂感很强的摇滚唱腔,而是用了比较凝聚的细一些的声音,而且现有的处理效果的确是比较理想的。我同时怀疑这是否与另一要素有关:慢歌音律间变化不陡,因而有足够时间让他在发音之前聚拢自己的声音。因为对比着看,《hesitate》,《care》,《紫》都是节奏相对较快,吐字频率也高的歌曲,jin在其中的声音也相对比较模糊没有主线。这是巧合,还是仁追求的处理效果,抑或是像我说的那样由歌曲速度决定是否能够拿捏声音,我还无法确认。



虽然缺些扎实的感觉,不过jin的声音真的是很流畅,每次听到他的歌声,都会想到一个词:“流淌”。就是那种绵延的音符间互相衔接的整体感,使得他的歌声洋溢着一种特殊的性感,可以算是“犹豫”的性感,也可以说是“缠绵”的性感。这种流淌感让我想把他的声音比作小溪,没有攻击性地自在地潺潺流动;相应地kame的声音就更像泉水,叮咚作响,内蕴的能量比较大。仁声音里的光泽,是另一种更光滑的存在,感觉类似阳光于树隙投下的星星点点,在溪水上泛起浅金的光影。听他的慢歌,有时有非常幸福的感觉,有时又有非常惆怅的感觉,正如有亲提到的那样,如夜里的微风,不动声色地吹拂,却不小心在心底掀起阵阵涟漪。



仁唱摇滚,实在是像模像样有声有色。他声音的不确定感在摇滚曲风中被很好地控制起来,不再是“弥漫”的,而是多了些爆发力和扩张感;在摇滚中仁有意将声音放垮,并大量使用“拖腔”和“破音”,使得他在摇滚歌曲中的声音呈现出和抒情歌曲中迥然不同的效果,一扫犹豫不决之气,摇身变成自由放诞的桀骜形象。他在高音的控制力和表现力给他的演唱大大加分,靠中气把声音稳稳推到至高点的本事让我每次听到都想拍案称赞。经典的一曲就是和kame合唱的《easy go lucky》,临结尾时仁独唱的那句高音真是淋漓尽致完美无缺,每一个节拍都闪耀着王样的征服感和渲染力。



提到高音,这大概是赤西最能惊动四座的法宝,无论是真声的高音还是阉伶式超飙高的假音,都是每个kt饭津津乐道的必杀技;我私心里也认为,仁这把招牌式如天籁泛华彩的高音,是kat-tun区别于J家所有其他偶像组合的一大标志,正是有了它的存在,才让众多人第一次认识到原来如花美男的团体也可以拥有唱功,才让kat-tun成了决然独特的存在。仁在合唱中唱出的高音,是如凌波仙子般飘在半空中的,很有乘风乘月乘云去的风采:在summary中唱的《月之道》那段,节节攀升的音律上,声音平整光滑毫无磕绊,正如得道仙人望月而歌,衣袂飘飘,神色淡然。又如《I like it》里后来那一句“my heart~~~”,简直就像要飘到天外去了,还要留下余音三日绕梁不止。分声部时更听得出他声音中的韧性,像和锦户亮合唱的那首《愛のかたま》,仁的声音一直在那么高的key上,但一直四平八稳,绵延不绝,像是稳定剂,又像黏合剂,让合唱的不同声部可以彼此粘连着同步向前。至于那比女生声线还高的阉伶式高音,大家都已经拜服得撕心裂肺体无完肤了,相信不用我多说什么了;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学到这一手的,实在有够惊心动魄的了。



听kat-tun的歌久了,渐渐有了一个看法,仁的声音是可以为整体的和声效果加立体感的。这种特殊的作用可能来自他声音的含糊特质,也可能来自他的稳定唱腔。最直观的例子就是他和kame合唱的众多歌曲,分声部也好,齐唱也好,都有绝妙的构建感。这两个声音的组合恰好得令人啧舌,kame缺少的立体感,jin缺少的根基感;kame富有的冲击力,jin富有的安慰性;kame带来的笃定,jin带来的慵懒,所有一切都互相对照,互相弥补,一凹一凸,相合若契——就像两人各持碎成两块的玉璧一边,轻轻对在一起,完成了旷古的相认一样。在KT团和声里也是一样,就算大家都在同一个调上,也能在别人声音之间的缝隙里找到他清清淡淡的音色,而且整体的声音也更和谐了。



在我看来,仁适合唱的歌其实很多,因为他的唱功和技巧摆在那里,即使不是最适合他声线的旋律他也能演绎个八九不离十;只要不让他唱类似《浪花吕波节》中涉谷峁的部分的歌(^_^),应该都不至于难倒他。他的确不适合传统的民族音乐,也不适合剧烈的太具有攻击力的曲风。所以后来我看过kt在少俱演唱《dream boy》之后对kame出演这部舞台剧的主角毫无异议,甚至对这个任务没有落在jin身上深感庆幸;因为jin唱歌时你永远找不到那种凌厉的感觉,更不用说他边唱边跳时舞蹈经常落花流水,要他一边拳击一边歌唱估计难免出问题。他适合的角色,就是该坐在秋千上自顾自吟唱的,就是该傲立一旁手托空气微微舞动的,就是该闭上双眼忘情忘意专心宠爱手中麦克的。至于他身上的西洋气息,决定了拉丁曲风的歌曲,欧美系的音乐,都可以放心交给他处理;摇滚气质现在虽然还在进一步锤炼中,但是看起来非常令人期待,而且不偏心地说,偶像团体里能有一个把摇滚唱成这样的,似乎还真不多见。



基本上我已经太多次表达过对KT团所有成员的分工定位之准确到位的佩服之情,因为我无论再怎么观察琢磨,都几乎无法提出比现在更好的组合方式,甚至难以指出分工中可以改进的地方。我认为jin所适合擅长的各种歌路,无论是抒情浪漫的慢歌,还是略微狂放的摇滚,还是异域轻快的拉丁,都已经是他已经专攻的方向;至于和声、高音重唱这些,更已经成功得超出我的想象。所以,我只去放心沉醉在他歌声里好了,对于他自己的演唱风格,估计赤西仁同学早有着比我深刻得多的领悟和规划,一定会带来一次又一次惊喜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转 * Com(0) * Tb(0) * page top↑ * [Edit]
Kat-tun团六成员声音特性和演唱风格小考(龟龟篇) by横塘 
2005 / 08 / 01 ( Mon )  11:12
当初开始喜欢kat-tun这个团体基本上与“演唱”完全无关。海贼帆舞台的华丽,衣饰的流彩,舞蹈的翩然,整体合作的流畅,足以让我惊鸿一瞥之下再难忘情——当时我是只看了一个三十秒的演唱会片段就看中了这个组合,而那个片段剪辑中,他们根本还没来得及开口唱歌。



大部分喜欢着KT团“演唱”的fans,平心而论恐怕喜欢他们“演”的成分要大于“唱”的部分吧,看着那样出挑的六个男孩各司其职而又相得益彰地边唱边跳,身姿优美,神态动人,几乎关掉声音都还能触摸到荡漾在空气中的感染力和电场。但我却慢慢在无数live视频的作证下被他们的歌声惊叹,发现原来他们有着这么美好的声线,和谐的合唱,微妙的技巧,独特的风格,终于进化到只听来自现场的mp3都还能感受到立体的充满雕塑感的吸引力,而且似乎抽离出来的独立的歌声更具有精神灵魂层面的沟通力量,甚至比看视频时更让人有感触。



大家都在说kat-tun是一个有机整体,六个成员个性鲜明却以奇妙的方式统一在同一旗帜下。在唱歌方面似乎这一真理也极其明显,听他们的独唱、齐唱、重唱、合唱,可以分辨得出六只各自的特色唱腔,也能感受得到成员间声音组合的微妙化学反应。基本上,我会用“和谐”来形容他们的绝大多数和声,会用“动人”来形容某些合唱的片段。即使我是一个对歌声比较挑剔的人,我还是会给这个偶像团体的演唱打一个比较高的分数——或者,我会倾向于找到偏袒他们的理由,但起码我心里有底,他们的唱功,是有把握的。



听他们的歌听多了,就总想写一点关于他们的歌声的分析之类的什么。虽然明知道这是个不可完成的任务——因为我觉得用文字去描述声音基本上就是在隔山打牛——但还是想试试,去描摹自己钟爱的东西,即使过程痛苦折磨,心里也是欣慰和快乐的吧。



Kame。龟龟的声音很确凿。(天,我似乎掉入了自己的陷阱,我应该怎么解释我这个“确凿”的含义;然而我仍沾沾自喜于我找到了一个让自己满意觉得能比较准确表达自己意思的词。。。)就是说,他唱一个音,声音是很集中地发出来的,可以准确地击中一个点,具有类似敲打编钟的那种实打实的发生感;所以他唱歌的时候,应该是可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的,大家都会意识到他的歌声,而绝不会只是隐约觉得空气中漂浮着一些声音(这一点请参照对比我对Jin声音的描述)。



他的声音有颗粒感,泛金属光泽,穿透性很强;当年演唱会(03年?)时那首《离さなぃで爱》时声音还比较哑,颗粒感显得太重,高音似乎是靠用力喊上去的;到去年唱《绊》的时候,感觉得到他声音状态已经进化到比较舒服的境界,稳定,准确,独特的略略沙哑,更重要的是,显得像是一把男人的声音——就是说具有成熟的气质在里面了,有了并且表现出了对歌曲和自己声音的控制能力。唱这首歌的龟龟,让人觉得是很可依靠的呢(完全是从歌声里听出来的体会)。有龟饭提到过kame的声音是天生具有“电音“特质的,我觉得的确可以这么说,KT团里六只,龟龟的声音的确是最带电的,尤其是《never again》那首歌中间,甜甜后面那句,基本上我觉得没加电音效果时kame的声音已经兹啦兹啦地闪着电火花了。



个人心里最爱的还是海贼帆DVD里整场的龟龟的声音效果,感觉声音的立体感比很多少俱现场pv里的演唱强很多,同时也要圆润清越不少。因为我认为kame的歌声里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声音比较扁,那样的话他声音特质里自带的颗粒感就会显得“哑”(大概是零三年某期少俱里他唱《悲しくて眠れない》时感觉声音就有些扁);如果把歌声调整得比较立体的话,同样的颗粒感就会以“金属光泽”的不同面目出现,听起来就会丰满完美很多。可以感觉到龟龟在这方面做的努力,他的确在建立一把“立体声”的歌喉,20050619那首为众多人称道的《precious one》里面,他的声音处理相当娴熟成功,旋律跨度很大很陡的一首温情的歌,他的气声、真假声转换、哭音、声音的爆发和收敛、和声的节奏和音准的把握,都几乎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另一个最近意识到的可喜之处在于龟龟的高音似乎有了极大提高。刚才说到两年前他的高音基本上是靠直着嗓子喊上去的,薄而生硬无力;其实一直以来龟龟的高音都显得有些弱,应该是没找到突破声音临界点的合适方法,所以似乎一直以来龟龟主音的歌,或者是合唱歌曲中龟龟独唱的部分里都没有很高的key。记得比较清楚的是20040502少俱的《easy go lucky》,他和jin的合作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的了,但是最高音那句是jin独唱,大概要比龟龟的最高音高两到三个key。20040509少俱的《月之道》kame主唱,第一次出现高音时比较好地完成了,虽然从姿势上来说看得出是很努力才顶上去的,而到曲子快终了的第二次高音时,仍是很努力的姿势,最高音的音准也基本没有问题,但是音色就很有些失色,就像平常人用蛮力拼命把声音顶上去的样子,根本没有余力控制声音质量。而一年之后,20050619少俱里kattun的另一首歌《wild of my heart》里,kame和jin一起唱的两句在很高的key上,唱得感觉很好,而且看起来不怎么费力的样子。虽然和jin比高音是怎么看怎么没必要的事,不过高音的音准和音色的保证也着实让kame的表现力色不少。



差点忘了提,kame的摇滚气质。这个似乎是没什么人提过的冷僻字眼,因为一提摇滚,大家目光齐刷刷都投到赤西那边去了:)kame的气质应该说离摇滚挺有距离的,怎么看怎么更像日本传统中剑客忍者传说人物,穿着和服舞着长剑的形象,与花雨、清酒、毛笔书法和清冽传统音乐相得益彰。但是看过他几个略带摇滚元素的视频,像《easy go lucky》,《she said》,觉得他在里面的声音感觉都不错,爆发力和适当的破音处理都有模有样,和仁的声音放在一起一如既往地天造地设。在这里小小期待一下他更多摇滚风格的新歌的出现,总觉得在这个领域他会给我惊喜。



这么写他们的歌声真是好累人的事,我竟然写了两个钟头才刚写完关于kame的那个“八”字的一撇。。。我的效率。。。



因为我接触kattun是从海贼帆DVD始,我对其中从舞美到音响的各方面细节都相当在意,那里面kame的声音效果是我每次重看都暗自赞叹的;当时第一次看完整场之后我的意识里认为,在所有六个人里面,龟龟的音色是最好的,他的歌声,正如他本人一样,具有极其抢眼的存在感;在他确凿而有力的中音部分始终可以感觉到有金属光泽的细小颗粒王子样地闪闪发亮;他的声音,是我平常偏好的那种,有主线的实在的声音。至于音准,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的唱腔稳定而柔韧,一丝不苟而灵光时现,温柔有时活泼有时激烈也有时,足够演绎各种风格的歌曲。技巧方面运用的不太多,但看起来这并不算个问题,一是他本身也一直在进步,二是音色的独特使他处在一个相对优越的位置,三是作为一个组合的一员,明确的分工里面他也本不是需要更多更华丽技巧的角色。所以,我对现在龟梨的唱功,倒真是颇满意的。



关于演唱风格,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另一个汪洋大海的开始,为了保存自己的性命我这里只简单说说他适合的歌曲类型和分工角色吧。Kame的和服装一直是最抢眼的,公司(或是他自己)很聪明地意识到这点,所以fans们也有眼福地经常看到和服扮相的龟龟。和服装适合唱的歌当然就是旋律比较悠扬传统的,比如经典的《月夜ノ物语》,《月之道》,《绊》。单从声音美的角度来说,这种歌一般都是字字铿锵的,坚韧而又不失温柔,需要歌者用掷地有声而具有弹性的声音来传递歌颂;除了龟梨,还有谁更胜任这个任务呢。另一类风格就是轻松诙谐的小品式歌曲,代表作是《ha》,《安达露西亚的憧憬》,还有在海贼帆上和老大一起唱的那首《heart break club》。这种歌里,亦歌亦舞,若叙事若逗趣。声音上看,需要比较集中凝聚的声音,同时还要灵动乖觉;这不又在说龟龟么。再要说的就是唯美抒情的慢板情歌一类了,相信不用我说大家已经在心里回放某些旋律了。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一型的,印象最深的是某期少俱里kame 和jin合唱的《コパルトブル》,非常非常温情,绝对一直到达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还有不用说的《my angel, you are angle》,这样温柔的旋律,这样温柔的声音,在流淌中就把心融化了。这样的歌kattun唱了很不少,但我认为一定要有kame和jin的对唱和和声才能得分,在两把声音交错响起时,感觉类似还想着贪恋品尝刚才一句的美味,这一句又送来了满齿感觉不同的异香;而两把声音同时响起在不同音高时,则只有“琴瑟合鸣”能够形容,绝对是“笑傲江湖”之作了。



本来还有话说的,可是熬夜快重伤吐血了,改天续。。。
我转 * Com(0) * Tb(0) * page top↑ * [Edit]
プロフィール

CARE

Author:CARE
自分を信じて

最近の記事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Tip Comment
  • 08/13:care

  • 08/09:vb

  • 08/06:fin

  • 06/22:fanhua

  • 06/18:loki

  • 06/14:蓝

  • 06/04:流一

メールフォーム

名前:
メール:
件名:
本文: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リン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