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极道2龙隼]无题 by fin 
2006 / 05 / 09 ( Tue )  13:00
小田切龙的记性一向很好.
所以至今他也能准确描绘出那一天的情形.

*****************************************************************
午后春日,明媚而些许倦怠.

天空清丽,地面也挺干净,即便没有遮蔽物也不会炎热,能听到的只有和风掠过耳畔和远处飞鸟轻拍双翼的声音---学校的天台,一如既往地适合翘课瞌睡.

比起和小武小土他们一同去草坪上疯玩打闹,龙还是更喜欢安安静静待在这里会周公.

"真是孤僻的老头子!!"

如果被那家伙看到,一定又会这么大声嚷嚷.

就算闭着双眸也能轻易想像出对方紧蹇眉头极不认同的模样.本尊在的话,大概早已一拳上来然后拎着自己的领子就往外冲了吧.

一贯冷冽抿起的嘴角忍不住稍稍上翘.

却又慌忙复原.

在心中轻叹一声, 缓缓睁开的眼瞳中流露出了少年难得一见的迷茫.


先天的性格和后天的家庭因素,造就了他比同龄人更为老成多虑的心性,也因此,这种在外人看来相当难得的、于短短数个月间迅速缔结下的所谓同窗情谊, 反而带给他一丝莫名的怅然和慌乱.


课桌硬被挪到了和另几个并排的新位置,恶作剧捉弄教员时有了合作密谋的对象,和再多人打架也不必顾虑背后遭袭,受伤了有人会笨手笨脚地为他包扎...

不再远观,而是身在其中.他曾不屑一顾的东西,现在正充斥着他的生活.

这一切是那么新鲜.

却也同样危险.


一直独自行走的人或许孤独,但不会落寞,只有当体验过与人同行的快乐却又再次失去后,才会真正感到无法忍受的寂寥.

他原是固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远远伫立在喧嚣之外的.

但现在,似乎正有人渐渐入侵这人烟稀少之处,并驻足流连.

大摇大摆,肆无忌惮,鲁莽又强硬.

不容拒绝.不可忽视.

再不肯离去.


脑海中闪现过几张差不多天天厮混在一起的年轻面孔,最后不意外地凝固在了那个毛茸茸的脑袋上.

龙眯了眯眼. 即使直视也不会被灼伤的阳光,一如那个人的笑颜.


矢吹隼人.


他默念着这几个音节, 又一次体会到了某种神经质的宿命感.

这个地球上,有多少人能和他一样,遇见一个和自己如此相似又相反的人呢?

不断发现交集点的同时也越来越清晰地看到彼此之间完全不同的特质. 而不论是哪一边都没有冲突、能够毫无芥蒂地相处这一点,恐怕最诧异的,就是龙本身了.

从最初的不打不相识,到现在无需言语的默契,当龙发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竟已习惯站在那个人身边, 习惯了附和嘲弄玩笑打闹,习惯了种种从前不存在也无法想像的习惯时, 心底滋生出的那根状似友情的藤蔓,悄悄地长出了名为挫败和警的小小利刺.

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东西,所以明明一个人也可以的.为什么要闯进来.为什么让他们,让他,轻易地闯了进来.
---但现在这样确实更开心.自欺欺人很无聊.顺应本能及时行乐而已.

不曾拥有就不会失去. 就不会浪费时间去怀念.因为总是要分开的.不是么,小田切家的龙-少-爷.
---不要象个怀春的女人斤斤计较. 这不是肥8点档. 只是普通的狗肉朋友.日后..忘便忘了罢.

你看,就算不是文艺青年也还是会在某个特定时刻纠结了满腔文艺,归罪于到底尚未完全成熟的心智或是这看似温和无害实则躁动不安的春天,表面上冷静沉稳的龙在闷声不吭地打了一肚子死结后,终于对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这团线采取了相对鸵鸟的做法。

象现在这样, 没必要非在一起的时候,就分开.慢慢地,下意识地保持距离.不咸不淡,不亲不疏的距离.3年很快就会过去,到了毕业典礼或是在那之前就变成视而不见,见而不识的关系也说不定.

这样最好.

对谁都好.

***********************************************************************
直到很久以后, 龙才渐渐明白自己当时是因为潜意识预感到了那种危险的本质所以本能地选择退避.

用提前扼杀的方式来确定一切不确定因素. 这似乎是他的个性中最为消极,或者从另一个层面来看相当残酷的一面.

只是现下他还不懂,很多事情,扼杀无能.

而等他彻底懂得的那时,也已经完全没有了退避的可能.
***********************************************************************

堪堪坠入梦乡之际,龙听到有人打开了通往天台的那道生锈的铁门.嘎吱一声, 很刺耳. 龙皱了皱眉, 却连眼皮也没有抬起. 他现在困倦得很,只祈祷来者能识相地保持适当安静.

结果上帝明显也在瞌睡.

"阿~~果然~~还是这里舒服~小土他们太吵了拉~~>___<~~"

就算是一个人自说自话也绝对不会减小音量.

"OKOK~~接下来就在这里好好睡上一觉吧~~睡觉睡觉~睡觉最高~~XDDDD~~"

即便是最普通的小事也会被兴高采烈地说成非常幸福的样子.

"也也?!!!从这里看过去....好蓝的天~~好漂亮的云~ \\^O^// ~~"

分明是看过不知几回的景致, 却还是象孩子一样不吝啬赞美.


龙不得不用手盖住脸.虽然从对方的角度是看不到躺在台阶外侧的自己的,但怎么说强忍着不笑的模样也委实诡异了点.

矢吹隼人....真是奇特的家伙.

反正睡不着了.搔搔头, 象是放弃了一样, 龙慢慢坐起身,倚靠在冰凉的台阶上,侧过头,看着隼人轻松越过铁丝网,侧身跨坐在了最外围的墙边,

来回踢着脚,一边抬头看蓝天白云.

基于某种同样奇特的默契,不用仔细望过去龙也能肯定他在笑. 灿烂而自然的笑容.

龙收回了视线,低下头.

这样的笑容, 是龙所缺乏的. 但, 也并不是他所向往拥有的.

不存在什么冰封的心需要阳光的照耀之类夸张的说法, 也不会掠夺或被掠夺些什么, 他们都是极其独立的个体,在友情这杆秤上,始终处于对等的地位.

所以有那样笑容的,就他一个便好了.

所以就这样吧. 你笑你的,我看我的. 你笑得开心, 我看得淡然. 你的介入你的善意我会妥善处理,但是我不会再试图进一步了解你,也不会再改变什么.

就算是, 为了今后形同陌路时不那么痛,而未雨绸缪.

仿佛嘲笑自己一般, 龙咧了咧嘴角, 重新闭上眼, 用暗隔绝了感官.

就这样吧.

他如此想道.

***********************************************************************
那歌声响起时, 龙差点以为是幻听.

最初风有些大, 显得声音忽轻忽重, 象是从遥远的彼方飘过来似的, 过了会风止后才逐渐清晰起来.

一开始是哼着的连续音符, 大概在模拟着伴奏, 然后开始配上词.间或还有脚尖打着拍子的哒哒声.

节奏不是特别快, 旋律也挺简单, 以一种温柔的方式偶尔重复着. 音域跨度一般, 属于朗朗上口的类型.

少年的嗓音透着青涩, 时而清朗时而磁性, 尾音轻颤, 软软的, 听着象是在心底挠了一把痒痒的感觉.


龙的MD里, 录着许多比这首更刺激更丽更唯美的歌, 也领略过无数技巧更成熟嗓音更圆润或更有爆发力的歌喉,所以一开始, 他只是半耷拉着眼皮,想着"哟,真难得"而探头看了过去.

结果, 便僵在了那里.


少年依旧坐在墙头上, 只是换了两脚向内,伸直踏在天台上, 双手反撑在身旁, 面对着龙, 身体后倾, 几乎悬空.

他高高地仰起头, 白皙的颈子弯成柔软的弧度, 双目紧闭, 略皱着眉, 一遍又一遍地大声歌唱着. 高潮部分时他腾出一只手,攥紧了胸口,象是要将身体内所有的空气都尽力迸发出来一样.

阳光下, 那一头乱蓬蓬的棕发随着旋律轻轻飘动又落下, 闪烁着细碎的金色, 非常耀眼; 汗水悄悄凝聚,额头晶亮;身体一晃一晃的, 嘴唇张张合合, 即使隔着一层铁丝网也能清楚看到他的表情.

那么用力, 那么宁静, 那么虔诚, 那么纯粹.

他头顶是宽广无垠的碧空, 他背后是繁华浮躁的城市.

风起又止, 日明又暗, 他丝毫不在意.

没有听众, 没有舞台, 他同样不介怀.

他就在那里, 随意自然, 象初降人世的婴儿, 用最纯的声音和天地对唱, 以最真的灵魂放声高歌.

那个说话做事常常脱线的隼人, 那个脑筋转得还不如拳头快的隼人, 那个上一刻还在恶狠狠揍人下一秒就忙不迭地拽着自己大叫"条子来了快闪人阿~~"还边跑边乱笑的隼人, 那个除了射飞镖玩桌球捉弄老师或打架时会比较正经外从不认真去做什么事的隼人, 现在,此刻, 正认真无比地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 仿佛这世间的其他万物,统统不存在了一样.

不是在KTV和小武他们乱抢话筒吵吵闹闹的嘈杂,也不是结束一场恶斗后游荡在路边时的搞怪嘶吼, 每一个音符都被很好的对待着, 从身体内部酝酿至喉咙口再被悠悠地吐露出来, 或许不是那么技巧满分, 却如此透明而澄净, 高高低低浅浅深深,象一层胶质将听者轻柔安静地包裹在里面, 似乎可以直接一路触摸到那隐藏在心底和灵魂深处的源头.

美好如同一幅延续了千年的画.


龙呆呆地看着, 脖子拧得酸了腿别得麻了也没有动弹.

惊讶了?感动了?

...有一点吧.这个截然不同充满感性的隼人...不管是谁看到了下巴都会掉一地的.

龙知道自己应该把这个场面当成笑话来看,然后在某次调侃中不冷不热地拿出来嘲弄一番,或许会在大家好奇和惊异的目光中被隼人红着脸半真半假地打上几拳,或许不会.

再然后就可以丢弃. 等待着在未来某个伤春悲秋的日子里再重新被装模作样地拾起.

所以为什么这么介意呢. 这么普通的,少年在空寂的天台上唱着歌的一幕.

插在裤袋中的手,无意识地捏紧了.

骗谁呢.

他所愣怔而对的,不仅仅是这个平日里看上去粗鲁强硬的少年所无意间展现的温柔和细腻,更多的是自己想要将这种温柔和细腻一探究竟的瞬间上涌、强烈到难以置信的冲动.

或者说欲望.

到底是怎样的?名为矢吹隼人的这个家伙.除了那些表象之外,还有多少内在是他所不了解的?

犀利的耍宝的热血的温柔的....似乎没有底线.

如果..如果彼此的关系继续深入下去...是不是还能发现对方更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是不是还能看到更多这样美好的景致?

....是不是...能找到不用花费心思渐渐疏离的理由? 能拥有某些....值得冒险尝试、不必担心会失去或遗忘的东西?


阳光渐渐暗淡, 龙那狭长的眸子中却有什么东西越发明亮了起来. 他抿紧了薄薄的唇, 继续聆听似泉水流淌的歌声,和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

***********************************************************************
龙的记性一向很好.
但是他却记不得那天听隼人唱了多久的歌.

短暂如一瞬, 却又长久似一生.

所以多年后, 在一个同样明媚的春日, 当隼人腆着脸问他用了多长时间爱上自己时,他只能笑着拥对方入怀,一边考虑该怎么告诉他关于一个笨蛋曾经想要退缩逃离、却还是抵制不了被另一个笨蛋所吸引、最终彻底沦陷的故事...

很多事情, 确实从一开始便扼杀无能.

所幸的是, 如今才真正体认到这一点的自己,手中满满的,已是进取所得的幸福,而非退避之后的遗憾。

-----------------------------------------------------------------------------------------------------------

矢吹隼人的记性一向欠佳.
所以他怎么也想不起那到底是哪一年哪一月.
***********************************************************************

只知道是个非常非常美的夏夜。

雨后的空气清新而静谧, 没有月亮的星空同样璀璨, 窗外的树叶被夜风吹的摇曳不止, 似乎可以听见有人家的风铃在丁冬作响.

连啤酒也变得格外好味呢.

大大咧咧地歪在阳台的躺椅上,晃着所剩无几的啤酒罐,隼人满足地吁了口气. 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转头朝房间里喊道:

"喂,你收拾完了没阿~~ 今天的夜色超~~棒, 不看可惜哦~~XDDD"

如果是体贴的情人,这种时候就应该从厨房里探出头温柔地微笑,再用更加温柔的声音说着"亲爱的~我马上就过来哦~~"或者干脆穿着可爱的围裙直接跑过来吧....

没有遇到某个人之前,隼人曾经这么幻想过和恋人一起生活的甜蜜场景.

而遇到某个人之后的现在...

"再等一会.洗碗机好像有些故障.还有,你喝得慢一点."

意料之中的平淡口吻, 不要说什么可爱的笑容, 飘过来的声音简洁明了, 连个起伏都听不太出来.

所以说..............男人就是无趣阿=___________________=+

切....反正也不是刚认识那家伙...都这么多年了...

撇了撇嘴,并没怎么特别在意、但也有点赌气似地几口灌完剩余的啤酒,打了几个小小的酒嗝后,隼人把空罐头放到一旁,然后在躺椅上伸了个懒腰.

真是舒服的天气呐....

浑身象是被凉爽的夜风所包围住的隼人,在完全忘却适才的小郁闷后,即将和睡神相会的前一刻, 突然察觉到了某种源自内心深处的久违的冲动.

有点...想唱歌呢.

还没到深夜,所以应该不会很影响邻居吧....但是..好像总有些不太礼貌..说不定会被认为是奇怪的欧吉桑...哈哈

即使已在社会上历练多年,为人处事都有了--用龙的话来说--长足的进步, 但在某些方面依旧保持着想做就做极其率真的少年禀性; 尽管偶尔也会被念叨, 但是每每看到龙那无可奈何又宠溺的表情, 就忍不住心情大好呢~~

想着说不定等下能看到趿着拖鞋皱着眉头匆忙来的龙,隼人高高兴兴地睁开了眼睛, 沾染些许啤酒泡沫的嘴唇也弯成了带着小小坏心的角度.

MA..反正龙也应该没有听过我很认真地唱歌吧...哼哼哼,就让他大吃一惊好了~~

映出漫天碎钻的色瞳孔滴溜溜地转来转去,隼人在脑海中搜索着久未碰触的关于音乐的记忆库.

上次在KTV和同事唱过的那个..哎呀歌词没记住多少阿...这个的话,又太老土了拉...

寻寻觅觅间, 有一支驻留在遥远的时之彼端的旋律, 倏地穿越经年累月的云雾,轻轻巧巧跳到了面前.

阿,就那个吧.

还是个小鬼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觉得意外地合胃口的歌.尽管现在好像连名字也忘得差不多了, 但旋律也好歌词也好, 记得当时的自己都很中意. 虽然是描绘爱情的曲子,却也唱给过病中的妈妈听. 那时, 妈妈还笑着说了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听你唱这首歌,就觉得非常幸福..呐,隼人,你也觉得很快乐吧? 那么,以后也试着继续唱这首歌吧, 如果你感到特别幸福的话..."

温柔又慈祥的妈妈, 此刻大概正和这些星星一起望着自己吧.

没错, 即便在天上, 她也一定是最美丽最漂亮的那颗.

他静静地微笑着, 眼角有些湿润.


恩, 我现在就很幸福哦, 妈妈. 就算是个不怎么浪漫、偶尔又很固执冷淡的家伙, 但是, 和他在一起的话...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吧.


闭着双眼清了清嗓子, 隼人没费什么力就将那些熟悉又陌生的音符在脑海中迅速理顺, 然后张口唱了出来.

最初几个小节稍嫌生涩,接着便渐渐流畅起来.

吸气,吐气,压低,颤音,拔高,滑音...

以业余水准来说相当出色的演绎技巧, 不复青涩的声线在夜空中听来更具磁性, 但对于这些根本不在意的隼人,只是享受着那种可以全身心沉浸于其中的纯粹.

没有杂念, 旁若无物.

把心敞开, 把一切都释放出来的畅快和欣喜.

全无防备的柔软.

这也是为什么他很少在人前认真唱歌的原因.

如此真实而赤裸的自己, 是只能展现给特定的人看的吧.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也是挺寂寞的呢....


思绪才稍稍转了个弯, 毫无预兆的,他便清清楚楚地听见了房间里传来另一把声音, 在哼同一个旋律。

清冽的, 略哑的, 温柔的.

没有唱词,只是简单地低吟. 同样不再年轻的嗓子,内敛而沉稳, 和着自己的声音,高低行走从容默契,层次分明却又浑然一体.

仿佛亘古如是的不可分离.





不去问为何第一次听就能这么熟练地跟下来.

不去揶愉原来很少唱歌的他也挺有两把刷子.

只是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唱着. 即使鼻子酸酸的, 眼睛胀胀的,声音颤颤的, 也要唱下去.

不敢睁眼, 不想打断.

因为快乐得几乎要落泪, 因为想将这绵长悠远的和声持续至永恒.

因为终于知道,连同最柔软的部分在内都可以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某个人, 他会全力承接好好收起小心呵护, 再不用担心, 再不必害怕, 再不会寂寞.





如果我感到特别幸福, 那或许就是因为身边有你能带给我幸福.

就像我也是你的幸福一样.

***********************************************************************
矢吹隼人的记性一向欠佳.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会遗忘这个夏夜.

不会遗忘看到龙最后果然趿着拖鞋皱着眉头走过来时自己夹带着泪光的大笑, 不会遗忘那与他的歌喉一样好听的关于当心着凉少喝酒的小小嘀咕, 不会遗忘他给赖着不肯起来的自己盖上薄毯时掠过耳畔的手指的温凉.

纵使年华老去, 隼人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夏夜--他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而龙, 轻声地和.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转 * Com(4) * Tb(0) * page top↑ * [Edit]
060317 DOME jin solo: CARE by横塘 
2006 / 04 / 02 ( Sun )  11:55
最近的节目很多。拖档却不如以前积极。大概像很多别人一样,只是知道他好好地在那儿,就够了。

花痴的方式更多地倾向于深深地凝望,随着他身影移动,盯着他眉眼高低。看久了就有些像老僧入定,甚至涣散了视线,眼睛失去焦距,只剩运动的画面和耳朵里的歌声,觉得这样也不错。

感叹他歌声的话语,已经超出了我的表达能力。就这样看着听着,心里想大喊想让整个世界都一起来,你来看你来听。



把之前的档全部看完,才舍得拿出317的两段密录。难免自我暗示地正襟危坐。

这次的solo前的舞蹈段落不算长,我贪心地觉得短。听到如此相似于海贼里他solo舞蹈的节奏音乐时,多少有些时光交织的蓦然。


时光交织。这是我看到的这段solo的中心思想。


往舞台中心走时大屏幕上看不清脸的轮廓,只有那略长的头发剪影般有节奏地飞扬抖落,让我想起04少俱里It can't be的他的行走。

跨上吉他一个人站在话筒前,拨动琴弦扶麦而唱,和去年春con,050619的少俱,有着八分相象。


然后大屏幕上给出特写的他的脸。正面,完整。面容清淡。平静从容。以前唱这首歌时陪伴的轻媚笑容和张扬气质,不在。沉稳和宽容,海一样弥漫于他的四周;他的望着前方的眼,了然的坚定,诚恳的执着,不哗众取宠甚至带点朴素的美丽,亮亮的。

公元2006年3月17日的赤西仁。

这样的表情确证他存在于此时此地。

与之前的哪一个他都不同。


之后的旋律,又见他的唇与话筒的缠绵,流连般轻轻扯远又缓缓晃近,气息像是沟通两者的细丝,如缕地编织。又见他低垂深思的眉眼,灵魂升在半空,时间如同凝滞。你看到了没有,那个03年唱Hesitate时的少年,那个双手绕着话筒声音温柔吐气犹豫的少年,那个深情得像是不记得现实的用心的歌者。你看到了么。

然后然后,又见他闭眼锁眉的专注容颜,用力地唱,从斜下方顶上话筒。又见他上挑的眉头,倔强的表情。他左手一挥,把额前的发捋到上面,成了毛毛乱乱的参差发梢。你看到了没有,那个02年唱想你的时候的少年,那个要用尽全部力量把一首歌唱好的少年,那个认真得像是背负了世界重量的歌者。你看到了么。


他的那时的那张脸,和那时的那张脸,和再那时的那张脸,好多好多时候的好多好多张脸,从记忆的四面八方飘游过来,汇聚在这张正动情歌唱的脸上。

隐约的美人尖,圆滑饱满的额头,不那么细的眉,形状美好的眼睛,右眼边的泪痣,端正挺拔的鼻子,厚厚的有质地的唇,牵动嘴角时的酒窝痕,喜欢露出来一小截的舌头,线条流畅的下巴。

从来都是他。


只是这时,他突然挑起了眉梢,略略扬起了头,笑意融在了眼睛里,弯弯地看着你。他唱着“笑顔が待っている。”那一个表情,像是扬州十里春风路,像是喜看冠盖满京华,还在招呼对面的人:这个最好的时代,你怎能不和我一起分享。

然后这时,他看着前方微微一笑,随即挪了下目光之后不慌不忙回转。他唱着“自分の信じて。”那一个表情,有多少对自己和对身边世界的了然,有多少成竹在胸的把握和自信,有多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豁然。



这个他,是从来未曾见过的他。



在选择性感媚惑的不归路之后,在眼神迷离说着“想去自由的国度”之后,在满脸空洞神情冷漠的蛰伏之后,仍然看到了这个倔强深情心无旁骛唱着的他,这个有孩子般天然的自在和努力的他,这个把诚恳的追求和明朗的愉悦写在脸上的他。

至此,性感或诱惑,不再是他要小心翼翼去学习去履行的既定路线;天然或纯真,也不再是框定他性格做派的有形界限。那些所有过去曾存在与他身上的特质,被沉淀被反刍被融合被重新推敲,到现在,厚厚地成了无数层次的鸡尾酒般的底子,表面流淌着宽广的平静。



时光交织。

从开始到现在都不可思议的确凿。


那无数个让我们爱上的从前的赤西仁,都还在这个今天的赤西仁身上。

在之前任何一个时候,我都无法想象,原来他,可以丰富到这样的程度。

然而他自己悄悄做到。


而这唯一仅有的今天的赤西仁,已经成了如此丰富的一个人的赤西仁,仍以他自己的方式。

在路上。



守望着的人们,请把心放下。请把爱装上。






我转 * Com(1) * Tb(0) * page top↑ * [Edit]
仁少BH且欢快的人生之路 by pha 
2006 / 03 / 31 ( Fri )  21:33
这是为了满足我的收藏癖=v=
也是为了bh的hc
fufu
表白一句:老大俺爱你><

=====================正文分割线================

嗯,这个名字简直可以媲美喜BOSS 02年那啥演唱会的标题。真是对不住了,擅自把自己的智商提高到跟喜BOSS一个级别上。不过必须暂且如此,我才能思路清晰的描叙我们家仁少的BH之路。

我深感自己仁饭失格,我每天在这里对着JIN恶心八啦的泛滥HC口水,可是我对JIN的了解却不及别人半分,当我发现有一充满着智慧的群体将JIN的人格魅力分析得透彻无比的时候,我除了膜拜之外只好虚心的加深学习。

亲爱的JIN,我知道人是矛盾的,不过你矛盾成这样,会让弗洛伊爷爷很为难的。

她们说你是白痴滴,而且你自己也承认小时候摔坏了脑子,这为她们的诊断提供了物理依据。所以你才会在某些场合语无伦次,丢尽KT的脸,才能引起围巾们的人道关爱。

她们说你是腹滴,掌控团体想晾着谁就晾着谁,生生打造了一个孤独寂寞的灵魂。

她们说你靠脸吃饭是不会长久滴,预言了物欲横流的日本街头又将添一个生生饿死的倩男幽魂。

她们说你远看一大堆,近看一大陀,会引起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天敌。

她们说你角色担当经济待遇均不如人,被老板甩干晒太阳是意料之中滴,已经穿越时空看到你匍匐他人脚下做背景的全息影像了。

她们说你恃宠而骄,不过个脸就把人家好端端的史上最年轻座长给吹没了,还在法制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多次造成人身伤害而逍遥法外。

。。。。。。。。。。。。。。。。。。。。

唉,是说我用尽全力都弄不清小JIN你怎么年纪轻轻就精神分裂了,我只好以一个小白饭的立场写下如下学习报告:

仁少,如果你是白痴滴,那么请继续做一个只会傻笑打滚的阿甘财主吧。我相信若干年以后你一定会被收录在励志教程里的,阿甘也要无敌运气坚定信念执着努力才能谱写奇迹,而你,啥也不需要,只要面目呆滞坐在那里就可以跟七窍玲珑心的菁英份子拿同样的分红。哦也~~~得来全不费功夫。

如果你是腹滴,那么请向最终BOSS之路进发吧,华丽到让人想哭的RPG啊。要趁早树立榜样模仿其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嗯,小孩JJ我知道你书念的少,不过织田信长你总认识吧?决定了以他为IDOL在暗之路上奔驰吧。

如果你是靠脸闯江湖滴,那么一定要每天随便嘟个嘴小倾一下城,放个电大倾一个国啊。毕竟天生丽质难自弃嘛,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凭脸吃天下滴,老天爷赏饭不吃白不吃是吧?

如果你的存在是有害环境滴,那么我就更要盲目崇拜你了,我知道你一定是移魂大法的嫡系传人,功力强大到让广大见多识广的日本少女生生把有碍市容的你选成最美型滴,请继续修炼让人白颠倒的绝世神功吧,因为实在是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有前途的事业了哦。

如果专业人士和老板都不见待你觉你不堪造就,你就更要偷笑了,因为你只要瞎猫随便碰只死老鼠,他们就会张着O型的嘴说始料未及,如果你稍稍达到了正常人的水准,那么马王子这个名词简直就是为你度身打造。媒体一定会对一个一个天资低劣不被看好的草根英雄的奋斗历程趋之若骛,他们妙笔一生花,你就爆发了哈~~哦也,成功之路就是这么简单。


如果老板给足你面子里子,你就要为所欲为之事,得乘风时需扬帆嘛,每天的工作就是着脸要老板加薪败名牌限量版,哦也~~就是要做一个拉风且滋润的打工仔!


仁少,我不能判断到底是你精神分裂还是分析师们自个郁闷到分裂了,不过据我看前途都是光明滴,未来都是美好滴,所以请继续做一个无辜的骨中刺眼中钉吧。用你的喜剧人生来描绘某些人的悲剧,我就勉为其难综合一下当正剧欣赏得了。

为了满足我等的恶嗜好,仁少,你就继续BH且欢快滴折腾吧。
我转 * Com(0) * Tb(0) * page top↑ * [Edit]
[龙隼]日常 by fin for 敏也君 
2006 / 03 / 15 ( Wed )  00:16
超sweet的一篇文
幸福到飞起的感觉
从军团到应援团终于可以沙发在手
再次谢谢fin同意我转载
也谢谢敏也同意我分享她的礼物
我转 * Com(0) * Tb(0) * page top↑ * [Edit]
3/1歌笑收录的repo by 绿茶 
2006 / 03 / 03 ( Fri )  23:21
还是申请授权转过来了

像茶所说,很会煽情的日饭

读起来又幸福的感觉

“好team,好team”仁你便是一直这么在骄傲着的么,笑

加油哟

我转 * Com(3) * Tb(0) * page top↑ * [Edit]
プロフィール

CARE

Author:CARE
自分を信じて

最近の記事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Tip Comment
  • 08/13:care

  • 08/09:vb

  • 08/06:fin

  • 06/22:fanhua

  • 06/18:loki

  • 06/14:蓝

  • 06/04:流一

メールフォーム

名前:
メール:
件名:
本文: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リンク